《追父足印》之路
发布时间:2018-08-22 16:27:22   作者:部队大院子

\

 

报道:刘红君.张南利.石湘林

拍照:张洪军.潘鹏

 

八月盛夏,骄阳似火,烁玉流金……,贾远征夫妇心急火燎,风尘仆仆的从加拿大赶往北京,他们将去完成一项紧迫的事情,那就是带领原46军老一三八师413团的子弟们踏上《追父足印》之路的征程。

 

第一站:北京相聚

 

8月14日上午,贾远征(其父贾本维,老413团团长)夫妇,周红旗(其父周洪波,老413团团政委)姐弟,石湘林(其父石岩,老413团主任),张岷、周向阳、周向华,张洪军,潘鹏夫妻,潘鹭夫妻等13人相聚于北京。仅仅一天的时间里,我们先去看望了周洪波前辈的老伴,周红旗的母亲——张若平阿姨,老人家己年迈高龄(93岁),战争时期,曾跟随丈夫(周洪波)转战南北,不惧艰险,敢于流血牺牲,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我们深为感触:这不单是看望老前辈,而且亲身聆听一次极其深刻的传承教育。

随后,我们同李洋(李中权之子)相约于北京君顺阁酒店,举行了赠书仪式。李洋将父亲的《李中权征程记》一书赠送给老413团子弟,表达了对前辈的深切缅怀和红色基因代代传的宗旨。

\

\

 

第二站:玉田探望老前辈

 

8月15日上午,我们按照行程计划,驱车前往河北省唐山市的玉田县,到那里去探望一位既无党籍又无功名的老人,他就是——张立宽前辈。张立宽,河北玉田人,1927年生,现年92岁,1945参军,(何时入党不详)原为46年138师413团侦察连付连长,曾参加过辽沈战役攻打义县的战斗;参与九纵27师80团(攻坚战前改编为413团)锦州帽儿山攻坚战;营口追击战;解放天津等战役,战后去长沙警备部队。胸部子弹穿透伤,1955年复员回乡。现老人每月生活费仅有900元,居住条件恶劣,旧砖矮房,破烂不堪,残垣断壁,满目疮痍……。老人记忆力清晰,能准确答话,当我们问到:"你的团长和政委是谁时?"他稍想一下,立刻答道:"团长贾本维,政委周洪波。"并说出他们是哪里人,我们无不为好记性的老人而骄傲,此时,远征大哥非常激动,他紧紧握住老人的双手,心里充满激情不停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我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深深的打动。临别时,为老人家留下了慰问金,以表达我们晚辈对老前辈的一份敬意。几年来,子弟张洪军一直关心老人的生活状况,时刻把老人的饥苦冷暖放在心上,曾多次前往玉田看望老人家,每次去都送钱留物,老人家深受感动,逢人便说"这是我儿子",张洪军的这种行为值得我们大力宣扬和支持!

 

\

\

 

第三站:潘家浴祭奠先烈

 

8月15日下午,我们来到了潘家浴惨案旧址并参观了惨案纪念馆。

潘家峪是河北省丰润县(今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腰带山中的一个山村,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挺进敌后,奔赴华北战场,放手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根据地,广泛开展人民战争,潘家峪成为抗日堡垒村,成为冀东抗日根据地的中枢。

潘家峪人民的抗日斗争,极大地激怒了日本侵略者,面对潘家峪这座打不垮、攻不进的抗日堡垒,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必欲除之而后快,丧心病狂地要把潘家峪人民斩绝。

潘家峪是冀东抗日根据地之一。正因为这样,潘家峪也就成了日军“扫荡”的重点地区。从1938年夏季到1940年底,敌人围攻潘家峪就有130多次。

1941年1月,日本驻唐山部队指挥官,召集丰润日本顾问佐佐木二郎以及遵化、玉田、滦县、迁安、卢龙、抚宁等县日本军官和伪丰润县公署、警备大队、警察所等日伪人员,勾结地方反动地主,策划了血洗潘家峪的阴谋。

潘家峪惨案纪念馆始建于1971年,1999年新馆竣工开放。陈列面积630万平方米,通过原始照片、实物和影像资料,向世人展示了惨案发生的历史背景、事件经过以及潘家峪人民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惨案留下了西大坑、老槐树、小铁门、南岩子、杀人场潘家大院、殉难同胞的葬墓等遗址,是日本侵略者侵华罪恶的铁证,时刻警示后人“警钟长鸣,勿忘国耻”。日军制造“潘家峪惨案”八路军愤然打响复仇之战全歼日魔。

参观中,我们带着对惨案遇难者及革命先烈们的深切缅怀,为遇难同胞敬献了鲜花,认真观看了潘家峪惨案发生经过。在一张张生动的图片,一件件珍贵的历史文物前,追忆着八路军战士纵横驰骋、英勇杀敌的艰苦岁月,重温了革命前辈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感人事迹。

 

\

\

 

第四站:锦州帽儿山(413团)

攻战旧址

 

8月16日上午,我们到达父辈曾经流血负伤战斗过的地方——锦州帽儿山,帽儿山地形险要,既可观察锦州至义县公路的活动,又可俯视锦州机场。大家站在山下眺望耸云的山顶,(山上有林彪指挥所的遗址),共同追忆起父辈在这里战斗的情景……,著名的辽沈战役从这里打响。贾远征大哥回忆着父亲贾本维《无悔的一生》一书中这样记录着:一九四七年初,辽沈战役即将打响,我团(80团)归划九纵队138师指挥,部队番号改为413团。辽沈战役开始后,我团受命攻击锦州火车站附近的帽儿山敌军阵地,并扫清敌外围工事。我团进入阵地后,敌人就开始疯狂的进攻。当时我团只有两个营和直属队的兵力,没有重型火炮,所以战斗力受到很大影响,激战中,团部特务连连长牺牲,部队伤亡过大,战斗力逐渐减弱……。关健时刻,我冲出指挥所,带领团部参谋、警卫员、炊事员,站在阵地上高呼:是好样的就要坚决顶住,等待大部队支援!⋯⋯经过一天的艰苦战斗,傍晚时分,我团三营及时赶到,一举将敌人全部消灭。

\

\

 

第五站:父辈情深.子辈意浓

 

8月17日上午十时,来自北京、广州、西安、成都、大连等地《追父足印》之路的子弟们,终于相聚在大连万宝海鲜舫,许久的期盼和激动的泪水,让我们百感交集,相互拥抱,歺厅里充满洋溢着喜悦和谐的气氛,大家有聊不完的话,诉不尽的情,昔日我们父辈曾在一起并肩战斗,情深似海,今朝我们子辈相聚增进友谊,其乐融融。

午时十二点,宴会正式开始:首先由《追父足印》之路发起人贾远征讲话与赠书仪式,并向在大连的老前辈的遗孀颁发慰问品,然后由贾远征,石湘林,吕卓分别代表其父辈及李洋、侯卫平向子弟们赠书及合影留念。接下来由石湘林逐一介绍到会子弟的父辈情况。会上,张岷、刘红君分别代表驻地子弟发言,他们一致表示:正是我们的前辈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时刻,毅然抛妻弃子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钢铁长城,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着殊死拼搏;正是我们的前辈把对国家、对劳苦大众的爱化作战斗中同敌人拼杀的精神力量,不怕牺牲,勇往直前,以摧枯拉朽之势,宣布了蒋家王朝的灭亡,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正是我们的前辈在社会主义建设最需要的时刻抛去了家庭和个人的一切,毫不犹豫挺身而出,把宝贵的生命无私地献给了祖国和人民,把满腔的热血洒遍中华大地。我们作为军人的后代怎么能不为之而骄傲和自豪!我们的前辈们是战争年代的英雄,我们的前辈们是建设时代的楷模。我们的子子孙孙将继续未尽事业,铭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为中华腾飞而奋斗不止!

这正是:

特遣致祭旧沙场,

专程拜瞻荣木兰。

滨城畅叙前辈事,

浴血情谊后人传!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