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长征路上“走”的那点事
发布时间:2016-12-14 14:51:13   作者:田竞

重走长征路上“走”的那点事

 
      我这里说到的“走”,有两方面含义,一是“行驶”,二是“步行”。
      我们在三年时间里、四次重走长征路,累计“走”了43000余公里,在长征路上经过了15个省市自治区(豫、鄂、赣、粤、闽、湘、桂、黔、滇、川、渝、青、甘、宁、陕),历经途中众多大中小城市、边远乡镇、少数民族村寨,驶过了国道、省道、县道、乡道,还有无名道等公路,步行走过了泥巴路、山石路、林荫路等,还试探着走过小段的雪山、草地。
      在我们“走”过的所有行程中,绝大多数是在公路上行驶,为的是快捷、安全、节省体力,但一些长征遗迹遗址所处地点偏僻,没有公路可直接到达,还是需要步行才能最后到达,我们谓之“最后一公里”行程。
      我们重走长征路时选择道路的原则是:
      1.  总的原则,是尽可能多的到达长征遗迹遗址、旧址所在地,我们谓之“不丢点”。
      2.   高速路优先,因为高速路的路况通常较好,便于估算行驶时间,也易于把握行程,而且途中能保证安全。我们连续在高速路上行驶时的日行程通常不少于1000公里。此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我们在《重走长征路上“吃”的那点事》文中提到的,高速路服务区里有“汉餐”,就餐也方便。但是,依托高速路也有“苦恼”,就是我国的高速路(不仅有国家级的,也有省、市级的)发展很快,而且越是边远地区,高速路发展越快。无论是导航仪,还是事先查询资料,都不能准确掌握最新的情况,一旦出入口走错了,往往就得走冤枉路了。
\
G4215国道/遵赤高速/蓉遵高速路的高架桥)
      1.   选择其他道路时,路况优先,原因同上,毕竟我们驾驶的是城市SUV车,不是全地形的越野车。我们查询路况的主要方法是向当地交警和司机打听。路况不明的道路尽量不走。
      2.   尽量不走回头路,既为了多到达长征遗迹遗址、旧址所在地,也为了提高效率。
      3.   道路沿途一定距离内要有令人放心的加油站。这个“一定距离”大致为我们驾驶车辆的续驶距离的一半,以免车辆缺燃料。
      我们重走长征路时保证安全行驶的基本原则是:
      1.  天黑不开车,冰雪路面不开车。
      2.  控制连续驾驶时间,通常不超过2小时要停车休息。
      3.  防止开车打瞌睡,一是不吃的过分饱;二是准备一些味道独特的小食品,如山楂片、薄荷糖等,让嘴巴、脑袋有事干。在睡眠不足、精神不振的情况下,提前喝咖啡提神,并且一旦车内有人有打瞌睡迹象,就停车活动活动,全车任何人都最好不要打瞌睡。
      4.  遇到路况不佳时,耐心应对,不要心急火燎,焦躁、浮躁是大敌。
      5.   减少高原反应,在海拔较高的路段尽量少停留。
说到应对高原反应,我还真是有些经验的。带我姐姐和哥哥重走四方面军长征路时,他们年纪都奔70岁了,而且都没有高原游历的经历,我的策略是保证睡眠,不提海拔高度,在上下雪山途中尽量缩短时间。结果,我们一起到达的海拔高度是4298米,我姐姐和哥哥依然精神抖擞。\
(我和姐姐田晓虹、哥哥田毅在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垭口留影)
      在重走二方面军长征路时,队友王向东、杜丽英夫妇在云南境内先后出现了高原反应的征兆,我们就停留下来,让夫妇俩去古城逛逛,再自己熬制红景天汤(用我在自驾西藏的途中买到的藏民的红景天根茎煮)喝喝,结果是,两个人精神抖擞地继续走上四川、青海的高原,连续八九天处于海拔三千多米至四千多米的地带。他们一路上的鲜活劲头,有照片为证。
\
(队友王向东、杜丽英夫妇在雪山垭口上庆贺)
      高海拔带给我的困扰,不是难缠的高原反应,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干燥!空气湿度不到30%甚至更低,我的嘴唇干裂,早起鼻子出血,最糟糕的是脚后跟干裂导致步行困难。对付嘴唇干裂,可以抹唇膏;对付早起鼻子出血,可以在睡觉时戴减薄的口罩,也可以用护脖(尼龙布制作的)套在嘴巴和鼻子上保湿;对付脚后跟干裂,开始一筹莫展,后来的办法简单至极——用保鲜膜裹在脚后跟上,两天见效!再后来的行程,我就穿上了防裂袜(脚后跟处加有乳胶膜的袜子)。只要准备好,所有的困扰都可以解决!
      我特别要说说我们事先没有预料到的一件事,就是导航仪“掐架”——三台不同品牌的导航仪指示的不尽相同,甚至会出现相反的指示。这时,就需要人来“仲裁”,根据我们携带的地图,根据现地判断方位(方向),如果遇见有人(最好是司机),再详细打听,决定采纳的行驶路线。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我曾经当过炮兵侦察兵所掌握的技能就起作用了,识图(地图),判定方位,对照事先制订的路书(大多数路程经过搜狗电子地图验证),就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事后的感觉,百度导航比较细致,但往往指示出来的路很难走、甚至无法走,而凯立德导航有时无道路指示,但一旦指示出来道路,基本上通行无误。总之,在偏僻地区、生疏道路的情况下,不能完全信任导航仪,同时,面对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没有一种导航仪能够跟得上发展。好在我们走过了四支红军长征队伍的65000里长征路,亲身验证了途中道路的编号、里程、方向和路口、路况,予以详细记载,并且写在了我们的《重走长征路》全套书里,为众多有志重走长征路的同志们当了开道人,拿着我们的书,重走长征路的同志们可以完整复制我们的行程,经过适当的修正、补充,还可以比我们的重走更丰富、精彩。
\
(搜狗地图验证的从贵州隆里古城到瑶光村的路程)
\
(在地图和导航仪都没有指示的情况下,我们实际走出来的从东老爷山到吴起镇的路程)
      除了以上关于“行驶”的问题,还有“最后一公里”步行的问题。最难忘的一次步行,是寻找太白顶上的界碑,那是鄂豫皖省委和红二十五军领导人改变长征路线的决策地。从停车场到太白顶,要登攀几百级石阶,而且越接近山顶,石阶越陡峭,以至我们只能手脚并用地攀爬,身后是茫茫云海……
      当我们爬上了太白顶,风力强劲,不敢站立,队友苏北在顶峰巨石的碑前坐着留影,周围一片雾蒙蒙。
\
      另外难忘的一次步行,是寻找土城镇外的大埂上,那是毛泽东指挥所所在地,号称是我国目前现存唯一且保存完好的毛泽东当年亲临前线指挥一场战斗的指挥所。
      由于当地没有设立标志,也极少有人去探寻,老乡们给我们的指点就是指挥所在“在山尖尖上”。我们只能自己摸索了。当天天气湿热,我们爬山的4个人中,3人穿短裤,只有队友王向东穿着工装长裤,看着他捂得严严实实的,我们几个人还笑话他。结果,穿短裤的3人受不了遍地荆棘和草叶的刺、划,只能止步了,唯有王向东一往无前,爬上山坡、翻越山包,拨开茅草、树丛,终于在一个山头的前斜面(不是“在山尖尖上”),找到了半隐没在草丛里靠在一起的两块石碑,其中新的碑上镌刻“四渡赤水战役旧址——土城大埂上毛泽东指挥战斗处”,旧的碑上镌刻“大埂上”。
\
      仅仅半天的探寻,我们几乎耗尽了体力,而且出现了脱水的迹象!
      最后我提醒的是,不要忽视停放车辆的安全性保障,即途中停车要在合适的位置上,住宿停车要在专门的停车场里,或是住宿店要有封闭的院落可停车,即使没有封闭的院落,最好停车位有照明和视频监控。
\
(停车住宿在嘎哇藏寨的藏家,封闭的院落)
 
     就这样,我们以总计122天时间、累计行驶43300公里的里程,平均每天不少于350公里的行程,以自驾为主,以步行为补充,走过了四支红军队伍(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的65000里长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