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重走长征路上“吃”的那点事
发布时间:2016-12-19 06:12:43   作者:田竞
重走长征路上“吃”的那点事

     我们在三年时间里、四次重走长征路,在长征路上驶过了15个省市自治区(豫、鄂、赣、粤、闽、湘、桂、黔、滇、川、渝、青、甘、宁、陕),历经途中众多大中小城市、边远乡镇、少数民族村寨。有些朋友得知我们这样的经历,带着有点羡慕的口吻问我们:“一路上美食遍尝了吧?”
      面对这样的提问,我们实在难以准确回答,说我们没有吃到美食,那不符合实际;说我们遍尝美食,那也不符合实际。本文就聊聊我们重走长征路上与“吃”有关的事。
    踏上长征路之前,我们在拟定路书计划时,并没有忽略“美食”这一环节,毕竟如此大范围的走一趟不太容易。但一旦踏上了长征路,平均每天不少于350公里的行程,还要完成所到地的寻访,把我们用于“吃”的时间压缩到了可怜的程度,除了在瑞金、吴起等少数几个地点,我们在具有档次的饭店吃过“三菜一汤”这样的正餐,其余就餐都是以快捷的面食为主,如包子、面饼、面片、面块、面疙瘩,面条包括汤面、拉面、抻面、揪面、拌面、炒面、蒸面等,还有各种粉(如米粉、红薯粉、绿豆粉、洋芋粉等,洋芋就是土豆),力争10分钟解决肚子问题。还是为了最大限度的节省时间,我们也和当年红军长征时一样——每天只吃两餐。
    先说吃面。由于长征路大部分在少数民族地区,饭食中菜的份量少,后来我们找到一个“法宝”,就是饭店饭馆里大多有自制的泡菜,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要来吃。一碗牛肉面,配上我们从店老板那里要来的泡菜、葱花、腌菜,也挺“丰盛”的。
      这样的牛肉面还算得上味道不错的,长征路上许多地点的面让我们难以适应——或辛辣,或麻辣,或酸辣,还多放了盐。所以一路上我们在点了吃面后,一定要向店家(乡村小店往往就是一人打点)反复申明,不要辣,不要麻,不要酸,少放盐……搞的店家一头雾水,反问我们:那你说怎么做啊?结果有几次,就是白水煮面条再接着焯一把菜叶,倒在一起我们自己伴调料。
      还是在以汉族为主的地区吃到的面比较适应我们的口味。我们在方城县独树镇寻访七里岗血战的战场后,到镇政府为我们的队旗盖章。适逢休息日,除了值班人员,领导都不在场。烈日下,我们正在准备打电话查询,忽见几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试探着一问,果然有一位是领导(但他没有提及自己的职务),领着我们到他的办公室,不仅为我们的队旗盖了镇党委的公章,还赞赏我们重走长征路的精神和毅力,并且执意留我们吃午饭。我们重走长征路有自己的纪律,其中就有“不吃请”,不给接待我们的人和单位找麻烦。但无论我们如何推辞,这位领导的态度热情而又坚决,特别申明不是请客吃饭,是吃公务餐,并指给我们看机关公务灶就在办公室旁边,然后拿给我们两张5元就餐券。这样,我们就在政府公务灶吃了一顿难忘的公务餐——豆角菜叶捞面配面汤,细心的炊事员还特意给我们一头大蒜。我们也算体验了一次基层公务员的生活。公务灶小餐厅里公示的就餐标准和规定非常具体、明细,从这也能看出党风、政风的转变。
      我们看到讲究一点的面是陕北一带的“剁荞面”,用羊肉臊子、鸡蛋、葱花熬成的汤,加上手擀的细长的荞面,热气腾腾、色香味俱全。当年,毛泽东即将到达吴起镇时,在张廷杰家,由张廷杰的婆姨侯孝俊特意做了剁荞面,令毛泽东赞不绝口,他赞叹这是长征一年来吃得最好的一顿饭。今日剁荞面显然比当年的剁荞面大有改良。
      另有一次忘不了的吃面经历,是吃的饺子。我们在两河乡寻访了两河口会议旧址,想起来得填饱肚子了。两河乡的餐饮住宿还未发展起来,我们落坐一个无名小餐馆,为了快捷,点的是“酸菜水饺”,汤、菜、饺子一盆。饥肠辘辘的,我们吃的很香啊!
      吃完饭,才知道店家是四川安岳人,这可是我的老乡哦(我随父亲的籍贯,就是四川安岳),巧遇!
这吃饱肚子事关重大,当年红军总政治部在此发布《关于收集粮食的通知》,红军想方设法筹集粮食成为头等大事,以后的长征路上,粮食问题始终困扰着红军。
再说吃粉。粉的花样没有面那么多。我们吃的最简单的一餐“饭”,就是在清镇市谷堡乡乌粟村(现在挂牌富裕村)路边小店里,只有洋芋凉粉。天气有些阴冷,店主应我们的要求把凉粉加热了一下,我们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战斗,赶紧继续上路。
      我们吃的比较遐意的一餐饭,是在张家界市地界的G5513长张高速/常张高速路上,我们进入服务区就餐,服务员推荐我们吃“土鸡锅”。我们听人劝,就点了“土鸡锅”,果然是快捷、卫生,还有令人难忘的美味!
      以往我们自驾游,大都是看不上高速路服务区的餐饮的。但是在四次重走长征路行程中,我们改变了看法——毕竟高速路服务区的餐饮是“汉餐”啊!(此处不解释,你懂得!)
      我国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汉餐尤甚。仅举一例,我们在鸡鸣三省村寻访,村委会陈朝举主任得知我们还没有吃饭(附近人烟稀少,没有饭店饭馆),陈主任立即让他爱人赶着做饭。陈主任当过兵,和我们显得亲近、热情。饥肠辘辘的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头顶火红的辣子,坐在炉火旁边,吃到了真正的农家饭。我们感谢陈主任的爱人这么快就做好了饭,而且还是好手艺。
      我们在长征路上仅有一次吃到了“红军菜”——红军在炉霍流传下来的“棒打萝卜”。当年数万红军吃饭是个大问题。由于萝卜在炉霍一带生长较好,个头又大,就成为常吃的蔬菜。由于部队人数多,厨房的菜刀不够用,切萝卜工作量太大。为了省力气,人们就用木棒将萝卜打碎,然后用清水煮。久而久之,用木棒打碎萝卜的做法就流传开来。如今虽然也是“棒打萝卜”,但已经不是清水煮出来的,而是鲜美的排骨、棒骨炖菜了,成为了一道特色菜。
      我们在长征路上仅有一次吃的小心翼翼的,是在贵州柳川镇。为了感谢瑶光村村委会主任等尽心陪同我们寻访,我们请他们一起吃饭。
      柳川镇是剑河老县城,位于清水江边,具有一定规模,我们停车所在的停车场旁一溜的饭店饭馆。经过一天的相处,瑶光村村委会主任等人(都是苗族)和我们也熟络了,他们点了去“侗乡牛瘪馆”。
      注牛瘪,又被称为“百草汤”,是黔东南地区独特的一种食品,深受侗族苗族人民喜爱,被黔东南少数民族视为待客上品。“牛瘪”的制作工序复杂,人们将牛宰杀后,把牛胃及小肠里未完全消化的内容物拿出来,挤出其中的液体,加入牛胆汁及佐料放入锅内文火慢熬,煮沸后将液体表面的泡沫过滤后食用
     当一大盆绿油油的“牛瘪”端上桌子时,我们几位队友的目光是可想而知的。但入乡随俗,特别是看到苗族侗族乡亲们吃的那么香,还一个劲地劝我们赶紧下筷子。我们都是老兵了,有啥好怕的,吃!结果我们在“侗乡牛瘪馆”吃了一顿地方特色“牛瘪”餐。说实在的,开口吃“牛瘪”的时候,多少还有点戒心,吃起来就没有顾虑了,但如今也记不起来什么味道了。
      至于我们重走长征路的一路上,遇到了什么地方小吃,我记起来的,有遵义蛋糕。当年红军两占遵义城。红军指战员忘不了的,是“那相亲相爱的群众,那鲜红的橘子,那油软的蛋糕。……随便喊一声:‘当红军来哟!’壮年们就会跟着走的。那个时候,每个团每天总要扩大百儿八十个新战士来的。”为此,我特意在遵义挑选了“老牌遵义蛋糕”,确实味道不错,本来想尝几个,结果把一袋都吃光了。
      我还能记起来的地方小吃是“粑粑”。粑粑大多在少数民族地区流行,食材、做法略有区别,其形状、色泽也不尽相同,但作为一种具有地方特色的小吃,我是看到就买来品尝。
      我忘不了的一种地方小吃是藏族老乡自制的“酸奶”(当然,酸奶是我的叫法)。那是在塔公寺,该寺是藏传佛教萨迦派(花教)著名寺庙之一,有“小大昭寺”之称,是康巴地区藏民朝拜的圣地之一。我们路过那里,看到康巴藏族老乡销售自制的“酸(牦牛)奶”,浓稠如北京城里的奶昔,色泽泛黄,盛在小桶里,一杯一杯的舀出来。
      我买了一杯“酸奶”,大口吃下,未及下咽,我的嘴巴鼻子眼睛都拧巴到一起了——因为太酸了,这辈子没有尝过的酸啊!但是,浓郁、纯正的奶味让我坚决地把口中“酸奶”咽了下去。卖酸奶的中年妇女见状,哈哈大笑,接着从身后拿出白砂糖和蜂蜜,问我要加那一种啊。原来,她早有准备,不过就是要让外来人记住她家乡真正的自制美食哦!
      我们还特意在藏族村寨里住宿,学着藏族房东的样子,手搓青稞团子,就着蘸汁、伴着酥油茶,一口口地吃。碍于当时的气氛,我们没有照相留影。
      我在撰写《重走长征路》全套书时,曾经打算加入我们重走长征路上的饮食体会。鉴于全套书已经达到了200万字,并已配有4000多幅图,成本压力很大,所以,打消了我初始的念头。但是,虽然我们重走长征路错过了一路上的诸多美食,但为众多有志重走长征路的同志们探明了道路、得出了里程,都详实地写在了《重走长征路》全套书里。再来走长征路的同志们,就不必像我们这样行色匆匆了,可以拿出一些时间来“探秘”所到之地特色美食,不要放过美食街、特色店这样的地点哦!
      最后我要提醒的是,在少数民族地区,那里人们的饮食习惯和口味确是与我们的不太一样,姑且认为我们是吃“汉餐”的。以我们的经验,在“汉餐”稀少的地区连续二三天以上,我们最想吃的,那是稀饭!配上一盘拍黄瓜,或是拌个土豆丝、包心菜什么的,如果还有一碟炸花生米,那就是绝配的一餐啦!在路上,稀饭不是那么好找到的,所以,我们最后一次重走长征路(重走红二方面军长征路),事先就知道大部分路线在少数民族地区,队友特意带上了电饭锅和小米,一路上多次自熬香喷喷的稀饭,呵呵!
      有意思的是,我们每次行程中都少不了带着压缩饼干、军用罐头、甚至单兵自热食袋,可基本上是出发时怎么装上车的,返回家时又照样卸下来。国人的胃啊,那还是要吃热饭热菜、还得是现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