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历史研究会会长李洋参加《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新书首发式暨长征精神学习座谈会
发布时间:2016-12-27 22:00:51   作者:
\
川陕革命根据地历史研究会会长李洋
参加《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新书首发式暨长征精神学习座谈会

    12月27日,《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新书首发式暨长征精神学习座谈会在成都川师大举行。四川省高校干部培训中心领导,四川省妇联领导,本书主编、中共四川省委党校党建教研室主任、教授王友平,四川辞书出版社的领导,女红军后代代表以及四川省高校干部培训中心老师等八十多人参加座谈会。该书中收录了130多位长征女红军的感人故事、200余幅珍贵照片、1100余位长征女红军名录,是全面系统讲述川籍长征女红军的图书,也是目前收录长征女红军人数最多的图书之一。川陕革命根据历史研究会会长、开国将军李中权之子李洋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言。全文如下:
 
尊敬的各位领导、嘉宾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非常感谢四川辞书出版社和王友平教授通过大量的收集整理,编写出版了《长征中的川籍女红军》这本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的书籍。它弥补了长征人物史研究中的一个空白,丰富和完善了长征中女红军尤其是川籍女红军这一特殊群体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是一部值得珍藏和具有研究价值的史学著作。
    长征中的女红军,90%以上是红四方面军的川籍女红军,这其中也有我的奶奶王理诗。在革命老区达州有一个被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赞誉为“满门革命赤子、辉煌永留青史”的英烈之家,这就是我的父亲李中权一家。支撑他们悉数参加红军的就是我的奶奶王理诗。当年,我父亲一家9人投奔红军,8人参加长征,5人牺牲。奶奶在爷爷李惠荣因掩护红军战士光荣牺牲后仍举家携幼,带病艰难跋涉,一路跟随红军从川东走到川西,他们一家是参加红军长征人数最多的家庭之一。
    我的父亲李中权,当时身为红军师政委,在长征途中曾三次与我奶奶相见。第一次相见时,母子俩都没有告诉对方我的爷爷已经牺牲的消息,各自默默承受着莫大的悲痛。第二次相见是红军准备再度进入草地前,当时五十多岁的奶奶得了严重的寒腿病,饥饿、病痛和恶劣的环境随时都可能夺去她的生命。尽管如此,奶奶仍再三叮嘱父亲要全力带好红军队伍,不可为她分心。第三次相见时奶奶已经病得更重了,没有药物,更没有安置奶奶的地方。当父亲听到奶奶凭着一双三寸金莲、带着三个幼小孩子,翻越夹金山和跋涉丹巴河铁索桥的经过时,已经非常难过了,而前面等待他们的还有茫茫草原,心中更是百感忧虑和心疼。奶奶明白儿子的顾虑,再三拒绝留下警卫员照顾自己的安排,催促父亲去追赶大部队。父亲只好留下自己的战马和粮袋,挥泪告别了母亲。后来奶奶凭着惊人的毅力翻过了大雪山,直到西康炉霍县大草地时,她再也走不动了,身上的一个脓疮严重红肿感染。弥留之际,她总是一遍又一遍的问红军走到哪儿了?久久不愿咽气,直到父亲的弟弟妹妹们再三表示一定找到三哥,一起参加红军,奶奶才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我的奶奶王理诗,正如她的名字一样,虽不识字却懂得革命的道理,虽无文化却书写了诗一般的人生。她不仅支持丈夫、子女参加革命,而且在自己的最后一息也牵挂着红军、牵挂着革命事业。她甘愿自己受苦受累,也不拖累革命前进的步伐。这体现了旧社会普通中国女性和母亲的顽强坚韧、深明大义和奉献自我的崇高品质。
红军长征途中,像我奶奶王理诗这样的女红军战士还有很多很多。她们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毅力,克服了来自外界与自身的双重挑战,她们虽是巾帼女儿身,但与男战士一样爬雪山、过草地、冒酷暑、趟江河、啃草根、嚼树皮,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她们把对党的忠诚和对革命胜利的坚定信念转化为坚不可摧的战斗力量,谱写了一曲曲感天动地、凄婉动人的壮丽史诗。
    历史的脚步已渐行渐远,红军的伟岸身影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伟大的红军精神也将世代相传。我们一定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把精神族谱续写好,用红军精神时刻激励我们铭记历史、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编辑:郑丽天)

 
\\\\